1台车没卖,却融了50亿,这只造车独角兽为何受产业“富爸爸”们追捧?

图片

图源丨阿维塔官网

新能源赛道又一只估值近百亿的独角兽诞生。

近日,阿维塔完成超过25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投后估值近百亿,成为最新一家整车独角兽企业。

阿维塔出身不凡,是造车行业名副其实的“富二代”。

在6月底的重庆车展上,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拉上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共同为阿维塔站台。三位大佬同时乘坐一辆阿维塔11登场。

“到了中国品牌该做大事的时候了。”

长安汽车和宁德时代分别是阿维塔的前两大股东,华为秉持“不造车”原则未直接注资,提供了全栈智能汽车解决方案。

另外,“造车新势力”的头部玩家蔚来汽车,也是阿维塔的发起股东之一。市场分析人士称,“仅从股权结构角度看,阿维塔已经成为新一轮由传统车企孵化的‘新势力’中,最能打的品牌之一”。

图片
图片

阿维塔的“富爸爸”们

阿维塔的前身是“长安蔚来”,即长安汽车与蔚来共同投资的一家公司,成立于2018年10月。

成立这家合资公司时,外界的看法是蔚来又找了一个代工方面的备胎,以备不时之需。

但后来的情况表明,长安蔚来并非代工厂,而是两大股东寻找互补的产物——长安希望学习新造车企业的模式,而蔚来也想找一个传统车企巨头扩大自己的影响力。

长安蔚来最初的股权设计也颇具新意,即长安和蔚来各自持股45%,剩下的10%留给管理层。

这个股权模式跟蔚来的另一家合资公司“广汽蔚来”几乎如出一辙。

不过最终披露的信息显示,长安蔚来并没有为管理层预留10%股份,而是两大股东分别持股50%。

但这种合作模式推进得并不顺利。

蔚来创始人李斌于2020年6月卸任长安蔚来董事长,引发了合资公司生变的猜测。

此后不久,长安汽车2020年半年报显示,长安在长安蔚来中的持股已经变成95.38%,这意味着蔚来几乎已经退出了合资公司。

2021年5月,“长安蔚来”正式更名为“阿维塔科技”,完成了“去长安化”和“去蔚来化”。

在去年底的增资扩股中,阿维塔披露的估值水平是7.882亿元。

今年3月首轮融资交割时(获得融资24.2亿元),估值已经飙升到了62.6亿元。

这轮融资的亮点是宁德时代成为其第二大股东。具体股权结构为长安汽车持股39.02%,宁德时代联合体持股28.99%,重庆两江基金联合体持股20.88%,南方资产联合体持股9.98%。

蔚来汽车的持股仅为1.13%。

在8月初完成的最新一轮A轮融资中,阿维塔新引入了包括国家绿色发展基金在内的6家投资方。

目前阿维塔科技的前五大股东为长安汽车(40.99%)、宁德时代联合体(17.1%)、两江基金联合体(14.88%)、南方资产联合体(8.24%),以及绿色基金(5.41%)。

蔚来汽车在阿维塔的最新股权是0.81%。

备受关注的是华为扮演的角色。

虽然并未直接注资阿维塔,但华为已经被视为阿维塔能否成功的关键。双方的合作高度接近于华为和赛力斯、北汽极狐的“HI(Huawei Inside)”模式。

这让阿维塔成为一个由长安、华为和宁德时代合力打造的“三巨头”玩家。

图片
图片

“三巨头”如何分钱?

阿维塔CEO谭本宏称,长安、华为和宁德时代三方有“全新合作模式”。

具体来说,长安负责整车研发和制造,华为负责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宁德时代则提供动力电池。

这其中宁德时代是阿维塔第二大股东,而且是阿维塔唯一的电池供应商。

宁德时代不仅可以通过向阿维塔出售电池获利,在股权方面同样有不小的潜在收益。目前,阿维塔已经从上市公司长安汽车的财务报表中“出表”,变得更加独立。

在后续融资中,阿维塔估值如果继续飙升,宁德时代手中的股份也会随之水涨船高。

一位熟悉宁德时代的人士称,投资阿维塔让宁德时代在产业链协同和客户服务两方面都受益。

阿维塔的另一个关键玩家就是华为。

华为并未直接注资阿维塔,但提供了全栈智能汽车解决方案(电驱、高压平台、智能座舱等)。

而且阿维塔还将在渠道方面和华为合作。这让华为能获得阿维塔的销售分成——一般为车辆销售价格的10%。在这10%分成中,华为自己拿2%左右,会分给经销商(华为门店投资者)7%-8%。

以华为目前销售最为火爆的“问界M5”为例,其入门级价格为25.98万元,华为卖出一辆车能获得大约5200元的毛利,经销商能获得2万元左右。

除了销售分成外,华为的另一个角色就是零部件供应商,这跟宁德时代通过卖电池赚钱类似。

目前华为的全栈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并未公布明确价格,但一些侧面信息可以提供参考。

在近日举办的中国汽车营销首脑风暴杭州峰会上,广汽埃安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肖勇表示,华为产品比较好,但价格“不受控”,(车企)跟华为合作没有议价能力。

按照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此前的表态,中国每年卖3000万台车,(华为)每年从每台车上获得1万元的收入就足够了。

图片
图片

产业资本扎堆

阿维塔此次A轮融资具有浓厚的产业资本特色。

领投方国家绿色产业发展基金,是由财政部、生态环境部和上海市人民政府三方共同发起设立,同时还有长江经济带11个省市地方财政共同出资。

除了根正苗红的产业资本外,参加本轮融资的投资机构多数都有产业链背景,比如韦豪创芯、招商金台,以及国投聚力等。

韦豪创芯是韦尔股份的产业投资平台,后者已经是图像传感器等汽车电子方面的头部玩家,在车载摄像头、视觉芯片领域处于领先地位。

招商金台在半导体领域也有丰富投资经验,投资了比亚迪半导体、天科合达(第三代半导体材料研发商)等知名企业。

国投聚力是由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发起,同样投资了比亚迪半导体,以及蜂巢能源(动力电池制造商)等产业链企业。

在完成本轮融资同时,阿维塔也与上述投资机构达成了包括智能座舱、芯片保供在内的相关协议。

值得关注的是,阿维塔的本轮融资并没有头部风险投资机构参与。

阿维塔的早期股东蔚来,也没有选择继续投资这家刚刚崛起的独角兽。

“造车就不是风险投资该干的活。”一位在多家新能源车企担任高管、目前在某“造车新势力”担任CEO的资深人士称,风险投资对于回报周期有很高要求,“但汽车是个长周期的行业”。

他判断,“造车新势力”的归宿,或者说最后的救星,就是产业资本。

图片

“出身”决定资本取向

睿兽分析数据显示,仅过去的3个月,就有哪吒汽车、洛轲汽车等多家新造车企业,获得了风险投资。投资机构包括深创投、红杉中国、IDG资本等。

但这些头部风险投资机构却没有出现在阿维塔的股东名单上。

招银国际研究部白毅阳认为,这与阿维塔的出身有关。

“阿维塔属于央企孵化的新能源车企,所以在推进融资时更喜欢拿国资或者产业资本的钱。”他表示,这主要是内部组织机制决定的。

他指出,不仅仅是阿维塔,包括智己汽车(上汽集团孵化)、广汽埃安等在内,都有类似特点。

根据睿兽分析的信息,智己汽车8月初最新一轮融资的投资机构中,包括上汽集团、国家绿色发展基金,以及中国国新控股等。

广汽埃安今年3月份的融资中,投资方包括南方电网、中国诚通、科创国发等产业投资机构。

不过白毅阳也强调,风险资本没有投资阿维塔,还跟时机有关。

在他看来,现在阿维塔的推进速度很快,已经可以看到整车交付了(新车8月8日上市,预计今年12月交付)。在这种情况下,阿维塔A轮融资寻求的估值逻辑,相当于2018年、2019年以蔚来小鹏理想为代表的“造车新势力”寻求融资的B/C轮,“这对VC来说,风险收益比并不高”。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创业分享

重庆辣妹开干锅店,抓住顾客“痒点”,生意火爆,月入10万

2022-6-23 17:47:56

创业分享用户投稿

在家适合开什么小工作室

2022-1-11 21:04:04

⚠️
版权声明:图酷网所提供的文章、教程等内容均为用户发布整理而来,仅供学习参考,。
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站长 QQ: 57143067 或 点击右侧 私信:图酷V 反馈,我们将尽快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