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房炒股,不如炒劳力士

进入2022年,瑞士手表品牌劳力士再度成为投资热门。美国知名二手表交易网站Bob's Watches最近公布的一项研究报告指出,劳力士手表成为一种高投资报酬率的标的。

劳力士的官方销售渠道,甚至出现了一表难求的局面。

亚太地区门店开始执行新政策,包括新到商品十天内不能开卡销售、实时库存要达到60只、各专柜强制展出不得少于十只手表(且不得售卖)等。

这些政策看似是为抑制炒作,为潜在消费者提供门店试戴的机会,但却在无意中推高了劳力士在二手市场上的涨幅。

以劳力士“黑水鬼”型号手表为例,该款手表官方售价为7.8万元,但二手市场售价接近12万元。溢价原因主要是在官方渠道购买此款手表需排队等货,且等待时间超过一年,个别款式甚至达到3年。

官方渠道供货不足,二手市场推波助澜,最终把腕表演化成理财产品,这让劳力士的广告词一语成谶:劳力士从来没有改变世界,而是把它留给戴它的人。

1. 中产抢购

据市场咨询机构英德知(CSG Intage)对1500名家庭年收入超过50万元人民币(约合7.17万瑞郎)的成年中国居民进行调查,88%的受访者有意在未来12个月里保持或增加在奢侈手表方面的支出。这些手表的每块平均售价为7.67万元人民币。

这意味着,奢侈手表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高净值人群投资或消费的重要选择之一。

阿强曾是奢侈手表爱好者。他在2018年入了奢侈腕表的“坑”,陆陆续续通过相熟的表友入手了劳力士“绿水鬼”、百达翡丽“鹦鹉螺”、万国、宝珀等一系列名表。

买买卖卖,进进出出,阿强也说不清自己具体过手了多少只表,但前前后后大概花了150到180万元。

175705516416

▲ 阿强仍然怀念单纯热爱腕表的时光

图源:受访者供图

对于这个在企业中层干了10多年的男人来说,高端手表具有两个属性,首先是自己喜欢,第二是保值。

他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了适合用作避险的各类资产优缺点:房产是首选,但不好随身携带。同理可得,黄金也是如此;对于各类艺术收藏品,阿强则表示“不敢碰”,一来不懂,二来“盛世收藏、乱世黄金”,既然是避险的资产,当然是要满足乱世需求。

把各类可选的避险资产拉出来一看,阿强对腕表钟爱程度又加一分。

手头上的表变多以后,阿强对腕表的喜爱反而逐渐变弱,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腕表市场无休止的溢价。他说,这让玩表失去了原来的纯粹,变得唯利是图。

阿强说,起初买高级腕表的人,一类是像他这种纯粹喜欢表的;一类是用来标榜身份的。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出现了投机购买、坐等升值的人,以及在国内各大腕表论坛中臭名昭著的职业炒家和庄家。

或许是因为劣币驱除良币的逻辑,“现在腕表市场里,真的在戴表的很少了。”阿强介绍,如今的市场中,如果手上戴着劳力士这样的名表,人们首先会认为他是为标榜身份或者职业炒家,再不然就是为了吸引异性,“我其实很喜欢表,但我不想被别人这样判断”。

2022年春节前后,经过一番思考,阿强把手头上的腕表全部卖了。“玩了两年,该体验过的都体验了,现在进入泡沫阶段,我离场了。”尽管描述得云淡风轻,但离场的阿强还是带走了几十万“净利润”。

175710204554

▲ 阿强的初衷并不是做一个炒家,但他能明显的察觉出市场的不对劲

图源:某线上交易平台

2. 二手时间

从炒房炒股到炒鞋炒茶,再到如今炒卖以劳力士为代表的腕表,市场上似乎总有用不完的资金,堆起一个又一个的风口。

至于为什么会被吹起来,也许劳力士自己也不知道。

近些年,劳力士官方也在涨价,但统共涨幅在10%左右,和二手市场的涨价幅度相比,差距甚远。2022年1月,劳力士启动了近两年来的首次调价:大部分贵金属材质的表款涨幅在3%左右。

即便是这样小幅度的涨价,辐射到二级市场里,都会被几何放大。

腕表自媒体《时间线形》称,劳力士热门表款,其行情“整体相比(春)节前涨了近20%”,并评论称,“品牌的初衷可能都是为了抑制炒作,但结果却是带飞了二级市场的价格”。

“劳力士可能会飞涨“,这一点阿强在几年前已经有所预感,他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忆称,欧美的大庄家在两三年前已经开始囤货。另外,受疫情影响,全球实体经济受到了冲击,小有资产的人群无法进入制造业、也没有能力购房和研发高科技,便只能将目光瞄准酒类、黄金、茶叶和钟表。

当曝光度变多,优质资产的价格共识达成,市场就形成了。眼下,这些东西就是黄金和钟表。

这种说法并非空穴来风,2020年,资深钟表门户网站Hodinkee获得 4000万美元(约2.6亿元人民币)融资,资金由美国投资公司TCG Capital Management(美国新闻集团旗下投资公司)领投,参与者有法国奢侈品公司LVMH集团(轩尼诗、LV、迪奥、蒂芙尼等奢侈品母公司),而原有的投资者包括美国橄榄球星汤姆·布拉迪(Tom Brady)、音乐家甚至谷歌。

由资本、明星和奢侈品平台共同打扶持的钟表网站提供了足够的信息传播可能,拿到融资的Hodinkee转手收购了全球知名的二手腕表交易平台Crown&Caliber。

眼下,劳力士便是这个平台主推的产品之一。

在目前的腕表圈,顶级品牌被公推为百达翡丽,金字塔往下的第二三四阶,都有劳力士的身影。并且相较于动辄十数万的百达翡丽,六七万元便能起步的劳力士,让更多的中产有了投资的可能。

“你看那些玩数字货币的,玩到最后手里啥都没有,虽然也值几十万,但对非数字玩家来说,能把瑞士老师傅手工打造的精致工艺带在手上,值啊!”阿强评价道。

3. 供不应求?

除非上升到哲学层面,在所有的教育体系中,钟表的出现只和时间与效率有关。

不过,社会哲学家芒福德发现了钟表的哲学和隐喻象征:由机械提供动力的钟表,把时间从人类活动中分离出来来了。芒福德说,钟表匠对此一无所知。

这种判断或许成了历史。如今的钟表商,早就知道时间之外最重要的人类活动,莫过于财富累积。

以劳力士为例,二手市场通过种种布局推高了售价。作为腕表厂商,增产还是维持原有产能就成了价格风向标。如果非要为二级市场的劳力士飞涨找一个客观原因,那就是官方渠道的货源变少。这直接导致顾客通过官方渠道排队购买的等待时间变长。这些时间成本,将会以高价的形式转嫁给消费者。

关于腕表企业的产能,各个厂商基本秘而不宣。综合目前互联网的数据,劳力士的最大产能约在每年100万只,中位数在90万只左右。

根据摩根士丹利和LuxConsult在2021年发布的瑞士钟表业研究报告中,受2020年病毒肆虐,瑞士钟表行业总体销售额下降了3成。劳力士产量同比减少了19%(约为14万只)至81万枚,销售额下降14%,但市场份额却上涨到了24.9%。大概瑞士每生产4只腕表,就有一只劳力士。

也就是说,在二级市场炒作劳力士的时,这家表企反而选择了减产;但他们也澄清,这并非劳力士的策略。

2021年9月,劳力士罕见发表声明:公司目前的生产不能完全满足现有的需求,就是因为劳力士不会在产品质量上妥协。声明强调:“产品稀缺不是我们的战略。所有手表都由手工组装,需要极其细致,以满足劳力士品牌在质量、性能和美学上的高标准。可以理解的是,这自然限制了我们的产能。最后请注意,劳力士手表只能从官方零售商那里买到,官方零售商独立对出售给消费者的手表的分配进行管理。”

除劳力士外,百达翡丽的年产量大约在6.2万只、爱陂是6万、单只百万人民币起跳的亨利·米勒,年产只有6000,传奇手表法兰克·穆勒年产只有10只。

由此可见,市场真的缺的,并不是劳力士手表本身。

175714050840

▲ “晒表”原本是圈子里的交流手段,但现在还留在圈子里的,大多会往二手交易平台上也发一份

图源:被访者供图

“腕表是只有同类之间才会互相欣赏的事,现在那个圈子里真正爱表的人已经走了,现在我,已经没了戴表习惯。至于资金避险,听天由命好了。”阿强说。

但经历了近年腕表界的疯狂以后,阿强发现自己出手早了,假如晚卖两个月,也就是现在出手,他能赚大约100万。但他并不为此感到遗憾,“现在的疯狂,不属于我,并且无论如何,我至少练成了跑得快的本事”。

说完,阿强放下喝完的威士忌酒杯,手腕上还有一圈淡淡的腕表印记。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消费者

那些公众号,想教我靠写作年入百万

2022-3-10 22:55:55

消费者

微信发展记,微信认识到成熟应用不该“跳来跳去”

2022-3-10 22:57:42

⚠️
版权声明:图酷网所提供的文章、教程等内容均为用户发布整理而来,仅供学习参考,。
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站长 QQ: 57143067 或 点击右侧 私信:图酷V 反馈,我们将尽快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